您当前的位置:寻根动态
海峡,隔不断乡情——台胞应致德郾城寻亲记
海峡,隔不断乡情——台胞应致德郾城寻亲记
发布时间:2011-7-15 10:39:04

“收到台办传来讯息,令我万分惊喜,没想到在先父逝世40年之后,在短短三天之内即找到我在家乡的亲人,感谢市、区领导,感谢台办,大恩大德铭感五内┅┅”。821日,电波载着台胞应致德的感恩传真,越过台湾海峡,越过千山万水,落到了漯河市人民政府市长祁金立的案头,落到了郾城区委书记陈平的办公桌上。应致德是谁,他为什么要发这份传真,这份传真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故事呢?一切都要从头说起。           

台胞短信

2010818日,漯河市人民政府市长祁金立收到一条饱含对祖国,对家乡思念之情的短信,这条短信来自宝岛台湾,短信的主要内容是这样的:尊敬的祁市长您好,由于先父去世甚早,我对郾城老家几乎毫无概念,对父亲的出生地也不知道,只知道先父的祖籍为河南省郾城县,渴盼祁市长相助,帮我寻找大陆应氏之宗亲┅┅敬祝,均祺。在台湾的郾城子弟,应致德。”

 “其言衷衷,其情哀哀。”读完应致德先生发的短信,祁市长被他心系家乡,思念亲人的游子之情深深打动,他马上拿起电话打给郾城区委书记陈平,要求郾城区“要积极帮助台胞应致德先生寻找其先父应忠祥的故居地”。陈平书记高度重视,放下电话后,立刻指示郾城区委统战部着手安排帮助应致德先生寻亲一事。随后,市台办也发来了帮助应致德寻找家乡亲人的涵。陈平深情地批示说:“大陆和台湾虽然隔着一条海峡,但我们自古就是一家人。应致德先生渴盼寻找大陆亲人的心情特别让人感动,毕竟血脉相连,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在应致德先生回大陆之前找到其直系宗亲,帮助他们一家早日团聚。

寻亲方案

应致德先生现在定居在台湾省台中市。其父应忠祥,一九一九年生,大陆解放前夕随国民党部队只身赴台,后在台湾成家,膝下有四个子女,虽然身在台湾,但应忠祥先生时刻思念祖国大陆,思念家乡的亲人。一九七一年,应忠祥病危,临去世的时候,他把儿女们叫到跟前,嘱咐他们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到大陆走一走,看一看家乡的亲人,特别是他那年迈的老父亲,说完不久就溘然长世了,那一年,应致德12岁。那时候,由于台海关系紧张,应忠祥从来没有和孩子们说起过家乡,即使从应忠祥的遗言中,应致德一家人对家乡的了解也是个大概,只知道父亲祖籍为河南省郾城县,祖父名叫应书典、祖母田氏,其他一无所知。

按照1954年以前的区划,商水的张明、郝岗;西平的宋集、人和、五沟营等乡均属原郾城县管辖。在这么大的一个范围内靠一个残缺不全的信息去寻亲,无疑是大海捞针。但郾城区委统战部并没有被困难吓倒,而是由台办牵头成立了寻亲小组,根据这些残缺不全的信息,他们迅速制定了寻亲方案。该区区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杨德欣说:“我们通过开诸葛亮会,在认真分析区情和应致德先生提供的这些信息的基础上,制定了三条科学的寻亲方案:一是会同宣传部,协调电台、电视台、报社等新闻单位,编发寻亲启示,在电视台滚动播出;二是在郾城辖区内对应氏集中的行政村进行重点摸排;三是将郾城旅台同乡会的联系方式以及在台的应氏台胞的有关情况发致台湾的应致德先生,让其在台湾查寻更加详细的信息。

大海捞针

寻根问祖启示:现居住在台湾台中市的应致德先生,寻找家在河南省郾城区的亲人。应致德先生父亲名叫应忠祥,祖父名叫应书典,祖母田氏。应忠祥早年随国民党只身赴台┅┅望知其亲人下落的乡亲速与漯河市郾城区台办联系,电话:0395——6161023

2010818日下午,漯河市所有的电台,电视台都播发了这条寻亲启示,819日上午,漯河市所有的报纸都刊登了这条寻亲启示。《漯河日报》《漯河有线电视台》等媒体也在第一时间派出新闻记者,对这一事件进行跟踪报道,一时间,帮助应致德先生寻找亲人的信息通过电波,通过报纸和网站迅速传遍了我市的千家万户,传到了周口,传到了驻马店┅┅

寻亲工作一开始非常顺利。从18日下午开始到19日上午九点,郾城区台办和寻亲小组共接到群众电话,手机短信等涉台信息42条。经过一条一条仔细的甄别和筛选,其中有一条信息最为相似。这条信息是孟庙镇油坊盛村46岁的村民应国民提供的。应国民说,他有个叔叔名叫应祥,小名狗娃,1949年随国民党赴台,后来一直杳无音信,不知所终。媒体上刊登的信息比较相似,请求核对一下。经过详细了解,应国民之父名叫应玉长,祖母李氏,娘家居住在黑龙潭乡河沿李村。大家非常兴奋,感觉这个信息很有价值。当天上午10点左右,这条信息通过电子邮件传到了台湾,大家焦急的等待着应致德先生反馈信息。应致德先生很快有了回信,经过他们一家人的仔细核对,这条信息被否定了。不过,应致德先生又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他在电话中说:“据兄姐回忆,先父生前曾提起过自己有一个弟弟叫应忠伦,但文字具体如何写,我们都不清楚,但我祖母姓田和叔叔叫应忠伦是确定的!”这条线索弥足珍贵,大家对帮助找到应致德先生找到家乡的亲人充满了信心。此时,已经到了19日下午。

兵贵神速。寻亲小组立即把这些情况向区委主要领导同志进行了详细地汇报,区委书记陈平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指示区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杨德欣把寻亲的重点放在第二套方案上。杨德欣要求寻亲小组发扬连续作战的传统,迅速在郾城辖区内对应氏集中的行政村进行重点摸排。根据各乡镇现有的户籍资料分析,全区应氏族人主要集中在黑龙潭乡的老应村、孟庙镇的西营村、薛赵村、油坊盛村和城关镇的北街等五个行政村。搜寻范围确定后,寻亲小组的同志兵分三路,与城关镇、孟庙镇、黑龙潭乡的乡(镇)、村干部一起,一户一户地问,一户一户地访,他们一边发放寻根问祖启示,一边走访群众,特别是80岁以上的应姓老人,调查得尤为详细。半天时间过去了,寻亲小组没有找寻到有价值的线索。一天时间过去了,寻亲小组还是没有得到期待的答案┅┅

“难道应忠伦已经不在人世了吗?”寻亲小组的所有成员不禁都有点气馁,一种不祥的预感弥漫上了大家的心头。

柳暗花明

20日下午,大雨滂沱。

黑龙潭乡老应村村主任应银领给寻亲小组组长、郾城区委统战部副部长张明坤打电话说:“我们村有一个叫应忠伦的老人,不过他去年刚刚去世,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老人有没有照片?”张明坤问。

 “有照片。”村主任回答。

 “好,我们马上去!”张明坤匆忙挂了电话,马上安排车辆。

大家的预感虽然得到了证实,但仍然为找到应忠伦的下落而激动不已。此时,雨泼墨似的下,但寻亲小组一行三人在组长张明坤的带领下,还是驱车冲进雨幕,向黑龙潭乡老应村赶去。一个多小时后,当张明坤一行赶到应忠伦长子应国语家的时候,他和几位兄妹已经等候多时了。应国语说:“俺父亲叫应忠伦,俺有个大伯叫应忠祥,49年去台湾了!”同村94岁的应秀清老人也证明,应忠伦的父亲名叫应书典,母亲为田氏,应忠祥和应忠伦是亲兄弟,他们是小时候的玩伴!为了进一步证明应忠伦的身份,寻亲小组一行又冒着大雨赶到了黑龙潭乡派出所户籍室,详细查阅了应忠伦和应国语兄妹的关系,结果与他们在老应村调查了解到的情况一致┅┅

当天下午5点,有关应忠伦老人的详细文字说明资料和照片全部通过电子邮件寄往台湾。当天晚上7点,应致德先生就有了回信,他说“从目前已知的讯息,我兄弟姐妹几乎可以肯定应忠伦就是我们的叔叔,虽然叔叔不在了,但对于能够找到7个堂兄妹,我们依然万分高兴。同时,我们也想打探一下先父妹妹的下落,只知道她叫应文,但究竟是应纹?还是应雯?我们都不清楚,如果此行也找到姑姑,那将是最圆满的结局。如果因为时间变迁而找不到,那也没办法了,但至少我们曾经努力过。”应致德先生的回信传到应国语一家后,他们兄妹证实自己的确有个姑姑,但这个姑姑已经去世多年,她的名字叫应满,而不叫应文——可能是时间太过漫长的缘故,名字记错了吧!获悉消息,应致德先生大喜过望,21日上午8点,他再次致函郾城区台办:本人虽与河南老家相隔千万里,却能深刻感受到来自老家强烈浓郁的温暖与乡情。为完成先父生前盼能返乡探亲的的遗愿,我兄弟姐妹一行六人已经定于今年916日前往郾城寻根!

得知这一消息,应国语兄妹激动不已,面对祖宗的牌位,他们不由放声大哭:“爷爷,父亲,姑姑,你们可以瞑目了,大伯有信儿了,他的儿女就要回来看恁老人家了!”看到这一幕,寻亲小组的同志们不禁倍感欣慰,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大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会心地笑了。这时候,距离应致德先生给祁金立市长发短信,刚刚过去了七十二个小时!

此时,碧空如洗,艳阳高照。

也许在海峡对岸,也许在宝岛台湾,这轮火红的太阳,也正在照耀着应致德先生和他的家人。也许此时此刻,他们正在为两岸的共同繁荣,为亲人不久的相见,为远在万里之遥的家乡祝福、祈祷——因为我们毕竟是血浓于水,根叶相连;因为我们毕竟是同一个中华,同一个祖先!